<big id="375nh"></big>
        <video id="375nh"></video>
        <progress id="375nh"></progress><big id="375nh"><span id="375nh"></span></big>
          <p id="375nh"></p>
          您所在的位置: 廣東殘聯 > 自強助殘

          7年完成巨型剪紙,濟南殘疾剪紙人想把這手藝發揚光大

          2019-04-16 | 作者: | 來源:濟南時報
          字體:

          摘要: 今年69歲的閻鐵魯,自小因患小兒麻痹癥下肢癱瘓,但他有一雙靈巧的手,織毛衣、刻章、修家電……人稱“萬能技師”,他的眾多技能中尤以剪紙最拿手。在濟南青龍后街10來平方米的小房子里,像鯉魚躍龍門、八仙過海、科學家的肖像……他創作了無數栩栩如生的剪紙作品。最近,他又一次打破了自己的紀錄,完成了一幅長8.66米、寬1.24米的《龍池競渡圖》剪紙作品。一直以來,閻鐵魯嘗試用各種方式把剪紙藝術推廣出去,“本月下旬準備在山東省文化館辦剪紙藝術展,希望能有更多的青年還記得這門古老的剪紙藝術,把它發揚光大。”

                  今年69歲的閻鐵魯,自小因患小兒麻痹癥下肢癱瘓,但他有一雙靈巧的手,織毛衣、刻章、修家電……人稱“萬能技師”,他的眾多技能中尤以剪紙最拿手。在濟南青龍后街10來平方米的小房子里,像鯉魚躍龍門、八仙過海、科學家的肖像……他創作了無數栩栩如生的剪紙作品。最近,他又一次打破了自己的紀錄,完成了一幅長8.66米、寬1.24米的《龍池競渡圖》剪紙作品。一直以來,閻鐵魯嘗試用各種方式把剪紙藝術推廣出去,“本月下旬準備在山東省文化館辦剪紙藝術展,希望能有更多的青年還記得這門古老的剪紙藝術,把它發揚光大。”

            圖為閻鐵魯和他的《龍池競渡圖》受訪者供圖

                  一把剪刀帶來的創作夢

                  1950年出生于濟南的閻鐵魯,8個月時患小兒麻痹后遺癥,雙腿落下嚴重殘疾,父母忙于工作無暇照看,將他送到膠東姥姥家直到16歲,就是在姥姥家的這段時光里,他學會了剪紙。“我不能像村里其他小朋友一樣到處跑著玩,在家里沒事看著姥姥一手大紅紙、一手拿剪刀,左轉右轉、三兩下就剪出大公雞、小豬,我就拿著剪刀跟著學。”閻鐵魯說,他大概3歲的時候就能拿剪刀剪紙,9歲時能剪出像樣的作品。

            那時,心靈手巧的閻鐵魯貪婪地吸收著民族藝術的營養,手藝也越來越好,當他在紙上剪出大公雞、鯉魚等形象時,常常能吸引很多小伙伴。“我也沒有別的特長,就剪紙能吸引他們來跟我玩。”他說,那時村里婦女幾乎人人都會剪花樣子,技法也在相互交流之中不斷優化,他從中受益頗多。

            回到濟南生活后,一時間沒有找到工作的閻鐵魯,窩在家里郁郁寡歡,又重新拾起了剪紙。圖畫書中的名人故事給他極大激勵,他搖著車子到處拜師學藝,先后剪出了《王勉賞梅》,《文天祥》和《岳飛》等剪紙作品。

            后來,他在技校學習無線電,認識了他的妻子張春。畢業后,他扎過花圈、修過電器,還開過一個修電器的小店。1993年,他和妻子搬到了青龍后街這個10多平方米的平房生活。10多年的維修活,始終沒有磨滅他心中的剪紙創作夢。

            一場義賣引發的人生轉折閻鐵魯和妻子現在仍住在青龍后街的小屋里,餐桌和床就是他剪紙創作的工作臺。20多年來,他在這里創作了二十四孝、鯉魚跳龍門、濟陽鼓子秧歌、青花瓷十二生肖、齊魯名人……他雙手骨節堅硬,都是這些年剪紙、刻紙留下的。

            在他家床頭柜上放著幾個裝裱好的畫框,是他創作的科學人物肖像,有牛頓、愛迪生、居里夫人、愛因斯坦,乍一看甚至察覺不出剪紙的痕跡。他家餐桌上有幾只像筆一樣的工具,是他進行剪紙創作時要用到的。采訪間隙,他隨手拿起桌上一塊白紙,用剪刀剪出了一個小人。

            圖為閻鐵魯創作的科學人物肖像剪紙新時報記者王汗冰攝

                  閻鐵魯專職從事剪紙創作,還得從2000年的一場愛心義賣活動說起。“那時候我看到《濟南時報》的報道,說在舜井街那邊有位北京的畫家愛心義賣救助白血病女孩,我就想著送幾幅自己的剪紙去,盡份心意。”閻鐵魯說。沒想到,幾位藝術家看到他的作品后贊嘆不已。“他們得知我還在修家電,就勸我說這么好的手藝不能放棄,剪紙藝術需要發揚。”閻鐵魯說,他回家經過一番深思后決定專職剪紙。

            也正是從那年,他萌生了剪制一幅巨型剪紙,創造中國殘疾人剪紙之最的想法,于是選了在中國繪畫史上具有開創性地位的《洛神賦圖》作為自己的創作目標。歷時15個月,一幅長11.5米、寬0.54米的《洛神賦》剪紙作品躍然紙上。

            一幅耗時7年的巨型剪紙

                  最近,閻鐵魯又一次打破了自己的紀錄,一幅耗時7年的《龍池競渡圖》剪紙作品完成,作品長8.66米、寬1.24米。

            “世人皆知《清明上河圖》,其實元代王振鵬的《龍池競渡圖》也很有代表性,它們都屬于界畫,意思是創作者在畫建筑物時用界筆,直尺畫線,使建筑物的線條勻直,寫實性很強。”他說,因為他本人比較喜歡王振鵬的這幅作品,就想用剪紙的形式把它呈現出來。

            與《洛神賦》相比,這幅《龍池競渡圖》剪紙作品中有438位人物,40多個大小不一的船只,大型亭臺樓閣5處,還有若干小房子。“王振鵬的作品里有大量留白,我結合他的其他幾幅相關作品進行了再創作,增加了一些人物和景別,讓整個剪紙作品看起來更豐富了。”閻鐵魯說。

            《龍池競渡圖》篇幅太大,家里的小屋已經不能滿足他的創作需要。為了專心創作,他專門在別處租了房子,歷時7年,揮刀千萬次,終于完成了這幅作品。

            如今,他的這幅作品已送去裝裱備展。他手機里有一張照片,是他剛完成作品時拍的。他拄著拐杖精神飽滿地站在前面,背后是他歷時7年完成的8米多長剪紙作品——《龍池競渡圖》。

            一份非遺傳承人的無奈

                  “剪紙有一個不好的地方,抄襲太快,我的剪紙現在到處都在盜版,防都防不過來。”閻鐵魯說。自己精心創作的剪紙被盜取,“他們在電腦一修要弄多大就弄多大,維權成本很高,要耗費很大的心力。”閻鐵魯無奈地說,這也是剪紙創作藝人生存難的一大原因。

            2010年閻鐵魯收了3位徒弟,目前僅剩兩個。“不是徒弟不想干,關鍵是這個活兒掙不出吃的來,光指望著剪紙是沒法養家的,”閻鐵魯皺著眉尷尬一笑道。

            作為首批濟南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剪紙藝術的保護和傳承一直困擾著閻鐵魯。“有些孩子確實很喜歡,但以后卻不能僅靠剪紙來吃飯。所以非遺保護是國家和社會面臨的一個難題,而我們這一代人也越來越少了。”他說,學習傳統手藝的人越來越少,學了也很難用這份手藝長期謀生。

            盡管如此,閻鐵魯一直嘗試用各種方式把剪紙藝術推廣出去。他說,“本月下旬準備在山東省文化館辦剪紙藝術展,希望能有更多的青年還記得這門古老的剪紙藝術,把它發揚光大”。

          廣東省助殘服務咨詢熱線 96885
          掃一掃,關注廣東殘聯微信 掃一掃,關注廣東殘聯微信
          蜜桃成熟时33d